服刑人员练瑜伽学画画 平复内心躁动


瑜伽、油画、团队协同训练,这些社会上新潮时髦的项目被引入了北京市团河教育矫治所,目的是为这里收押的服刑人员进行心理治疗和控制愤怒情绪的训练。昨天上午,记者来到北京市团河教育矫治所,探访这里的服刑人员是如何接受教育矫治的。据悉,这是全国首个针对暴力型罪犯开展愤怒控制训练项目的教育矫治所。

高墙电网之下的别样训练

上午9点,我报记者来到了位于大兴团河的北京团河教育矫治所。通过安检进入矫治所后,记者便被操场上传来的响亮口号声所吸引,七八名服刑人员分不同方向,各自手中拉着一根绳索。这些绳索共同连接着一面皮鼓,他们要合力让一只皮球保持在皮鼓上弹跳且不落地。随着皮鼓的弹跳,服刑人员们还喊着“1、2”的口号。“这是服刑人员在接受团队协同训练,意在训练他们的控制力。”北京教育矫治局教育处的赵志刚向记者介绍。
除了操场,矫治所内还有教学楼、餐厅和心理咨询室,记者走进教学楼在一间教室内看到,8名青年男性服刑人员正盘着腿坐在瑜伽垫上,手臂在身后相交,跟随身前的一位民警,在缓缓地变换动作。“他们正在进行瑜伽训练,这是一种减压方式,目的是训练服刑人员的耐性。”赵志刚介绍,暴力罪犯练瑜伽,是团河教育矫治所研发的控制暴力型服刑短期犯治愈机制中的一项。除此之外,矫治所还会组织服刑人员画油画,目的也是让他们静心,培养耐性和耐心,让这个群体“不那么容易急躁”。
活动大厅内,七八名服刑人员正随着民警的引导,向一个不到两米高的篮筐投篮。记者注意到,服刑人员投篮的姿势有些怪异。“这是反手投篮练习。”身旁的赵志刚介绍,人们习惯了用右手吃饭、写字、干活后,很多生活技能都是习惯而为。反手投篮项目则是让服刑人员用平时不惯用的另外一只手进行投篮,这样能锻炼其控制能力。“投篮效果越差,服刑人员越着急,就越需要他控制自己,包括情绪和那只不惯用的手。”

九成暴力犯学会控制情绪

如果不是因为矫治所周围的高墙、电网,记者还以为自己正身处校园当中。“这是一所特殊的学校”,赵志刚告诉记者,团河教育矫治所自2013年11月1日起,正式收押刑期在3年以下、余刑在3个月以上1年以下的成年男性轻刑犯,对这些服刑人员进行教育矫治,则成为了该所的重要任务。
赵志刚介绍,该所40%左右的服刑人员都是犯寻衅滋事、伤害、抢劫等暴力刑事犯,且该人员比例正呈上升趋势。这个群体的主要特点是脾气暴躁、易怒、好冲动、争强好胜、自控力差。
“我们曾经对收押的罪犯进行长期调研,发现这些暴力犯罪的,很多都在事发后进行忏悔。”赵志刚说,进一步摸底后才发现,大部分导致暴力犯罪的都是脑袋一热,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进而才产生极端行为。为使这些暴力罪犯群体有效控制愤怒情绪,减少在所内外暴力行为的发生,并降低暴力型服刑人员刑满释放后的再犯罪几率,教育矫治所根据调研结果,组织心理、教育、管理方面的专家型民警建立暴力犯矫治小组,借鉴国外相关经验,与首都高校一起开发了国内首个愤怒控制训练项目。赵志刚介绍,所以收押来的服刑人员,矫治所都会进行易怒度的摸底调查,按照服刑人员的易怒程度,分为若干等级,针对这些易怒人群,教育所再开展针对性的训练和治疗。
目前,团河教育矫治所已有200余名暴力罪犯参加愤怒控制训练,90%以上的刑满释放人员能够将在所内学到的愤怒控制方法继续运用到现实生活当中,极大地降低了愤怒失控和攻击行为的发生几率。

■讲述

酒后伤人者改掉臭脾气
43岁的服刑人员夏林(化名)因为喝醉酒打架被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2年。现在,还有不到4个月的时间,夏林将刑满释放。
谈到当时犯罪时的情形,夏林很惭愧。“我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民,其实没啥坏心眼,就是好喝个酒,平时脾气差点。”夏林说,案发当天就是因为酒喝得有点多,再加上脾气大,因为一些琐事将邻居打伤了。
夏林说,被抓当天,他就很后悔,一度陷入困惑,“都是这臭脾气惹的祸,但是我也控制不住自己。”进入矫治所后,通过民警上课教学,夏林慢慢找到了自己的“病根”,控制自己的易怒情绪。
“和以前相比,真不一样。”夏林感叹,前两天在打亲情电话的时候,妻子说自己的3岁儿子不听话,她就把电视遥控器给摔了。夏林说,听到这些,要是在平时,他得先骂摔坏遥控器的妻子一顿,甚至大打出手,但这次他没有急,反而劝妻子,教育孩子要有耐心,不能操之过急等等。夏林说,他通过矫治所近半年的矫治,已经渐渐学会了控制自己的情绪和愤怒点。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129407000:2017-10-24 10:21:22